個案分享

 放下你的架子和面子,賞識與讚美,尊重他是一個獨立的生命個體。
 用心傾聽孩子的聲音,做一個良好的傾聽者。
 錯誤的責備方式常導致雙方關係的對立。
 父母的思維與行為,是第一個學習的對象。
 培養孩子的自主性,容許犯錯的空間。
 不要讓無心的負面語言,傷害了孩子。
 孩子絕對不是你情緒的發洩對象。
 尊重孩子所提出的相反意見。
 要重視孩子提出的疑問。

 

孩子的心靈印記會影響身體的狀態。

有一次一個幾年不見朋友前來找我,說她的大女兒被醫生判定為重度抑鬱症,我就問他
怎麼了呢?他說,大女兒上初中的時候開始功課一直跟不上,短短的期間內頭髮拼命的
掉髮,都快禿頭了,很擔心的去找皮膚專科診斷醫生只告訴他頭皮毛囊壞死要接受治療,
可是又一直掉髮。他的朋友認為他應該是情緒上有些狀況,轉而去到醫院尋求心理醫生
診斷,當他接受心理醫生診斷時他就陪在她身邊,醫生就簡單的做一些問話與分析,當問
到一些關鍵性的事情時候這個大女兒產生了情緒,醫生為了不影響其他患者的看診就草草
結束,並用他的學術理論發表他的長篇大論,並開了一些藥物讓她回去吃,大女兒回去
之後不但沒好轉而更加沉默寡言,整天魂不守舍呆呆的坐著。

當我聽到她這麼說的時候,我希望他能帶她女兒來找我,過了二天他帶著她大女兒前來,
當我看到他的女兒時候,我本能的微笑寒喧問好試圖建立親和感,可是我一過去她馬上躲在另一個角落跟我保持距離,我再過去他一樣的跑到另外一個角落,這個時候我意識到她
女兒有些心靈部分被觸及,但是當時就醫時沒有妥善處理導致他產生很大的恐懼以及不安,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心靈對話技術」中的角色互換的對話方式,我就請她女兒到辦公室
玩電腦,我跟這位朋友說:你女兒已經無法用直接諮詢的方式來做處理,我察覺到這跟妳有很大的關係,不用跟你女兒做「心靈對話」,而是改由你來「心靈對話」就好了。

我來安排我訓練出來的優秀心靈對話師來,她一聽到我這麼說直呼:「是我女兒有問題又
不是我,你搞錯了吧!我很好啊!我不用處理!你處理我女兒就好了!」,當她這麼說的時候我更堅信我的判斷是正確的!。

經過我的勸導並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終於答應了接受心靈溝通的療程,經過了幾天的心靈對話,總時數到達20個小時,過了兩個禮拜她打電話給我,她用很高亢的聲音很驚訝的告訴我:「我女兒在這幾天變化很大,她昨天竟然很開心的幫我盛飯,跟全家人一起吃飯而且有說又笑的跟我撒嬌,讀書的時候也不像以前用逼的用罵的才去讀書,現在很自動自發的拿起課本讀書,我不知道我以前的行為竟然造成她的抑鬱症,謝謝你讓我明白」,這時候我跟他說你願意跟我分享嗎?
他馬上跑到中心來跟我分享,她說:『我是都市長大的小孩,出社會工作都是穿著漂亮亮
在百貨公司當專櫃銷售員,從來也沒有做過粗重的工作,後來認識了這個先生嫁給了他,
我先生的家住在郊外的半山腰上,是務農種香菇維生的大家庭,嫁過去後就要跟務農跟著
大家庭一起生活,我從來沒有做過農務工作常常被公公婆婆斥責辱罵,產生了很大的壓力
以及情緒,偏偏我先生是一個”孝子”,都站在婆婆同一個陣線,盡管我有多少的委屈都
置之不理而且都還罵我,我內心有很大的怨恨,所以在懷孕的時候常常捶打我自己的肚子,對肚子了的孩子說都是你、我討厭你、因為有妳我才離不開這個家,當小孩出生的時候,
常常因為情緒就用布包著小孩,惡狠狠的把小孩摔在床上來宣洩心中的怨氣,這樣的狀況
直到過兩三年後先生找到都市的工作搬離農村大家庭到都市居住,這樣的行為才中止,經過了那麼多年也陸續生下老二老三,這件事就淡忘了。沒想到真沒想到這樣的行為竟然會造成這樣大的的事件,當角色互換的時候,我整個人就好像大女兒一樣好恐懼好害怕…。』

剛開始做心靈對話的時候我懷疑我花這些費用到底值不值得,還懷疑為什麼跟我有關係,
現在我覺得太值得了!真感謝你幫助了我幫助了我女兒………。

這個案例告訴我們,胎兒期、嬰兒期雖然不會說話也不會表達,但卻跟大人的心靈一樣會
恐懼會害怕,心靈都記錄著這些事件,我們稱之為心靈印記,不斷的紀錄不會消失,影響著她的人生她的生活,如果不去找出原因的話,這個小女孩將在抑鬱症的陰影下痛苦的活著。

後來個案為了讓改善的狀態更好,又包了一次「心靈對話」療癒時數,將其他的事件再次
穿越與理解,現在所有的小孩都能很正常的互動,而且課業也明顯的進步。

說也神奇!當大女兒再次去給醫生複診,醫生診察完後就判定說她的憂鬱症完全好了,不必再來看診吃藥了!她媽媽為了讓大女兒確保康復,讓大女兒親自做一次完整的「心靈對話」,這個時候發現在表達上完全正常,神奇的是…….

當這大女孩一開始回溯的時候,竟然就直接回溯到了媽媽的肚子裡,經歷被媽媽槌肚子的
恐懼與害怕的情境事件裡,然而媽媽卻從未告訴女兒之前對話時,是什麼內容!
然而他們所經歷的事件竟然是一樣的…………。